•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站內搜索| 中國公司秀| “畫”說中國| 影響力企業| 分享

  • ?

    81歲“愚公”深山19年修復明代古石殿 完成父親遺愿

    來源:中新社   向一鵬 莫凡   時間:2019-12-14 18:24   瀏覽量:12757


    60多歲的老人本該是兒孫滿堂、享受天倫之樂的時候,可19年前,偏偏有這樣一位老人,選擇了不同的生活方式。

    在湖南省湘鄉市白田鎮南薰山上,有一位叫陳連芳的81歲老人,鑿石重修家鄉的明代古建筑已整整19個春秋。

    陳連芳站在南薰山上 向一鵬 攝

    陳連芳站在南薰山上 向一鵬 攝

    當初的萬元戶放棄一切回鄉修祖殿

    位于新苗村的雷祖殿,從明朝末年開始,幾經損毀,廢了建,建了又廢,陳連芳的爺爺和父親都參與過這座古建筑的重建。陳連芳祖上三代都是石匠,修橋、修路、修墓,他從12歲干起,一直做到現在。

    陳連芳走進雷祖殿 向一鵬 攝

    陳連芳走進雷祖殿 向一鵬 攝

    “我年輕的時候走南闖北,各個地方都去過,主要是修橋、水利工程等,所以修石殿我很內行,也是我的興趣愛好。”陳連芳介紹,他自小家境貧寒,上了兩年小學隨父親學習石雕,成年后就依靠這門手藝闖天涯。

    陳連芳在墻壁上刻下許多字 向一鵬 攝

    陳連芳在墻壁上刻下許多字 向一鵬 攝

    陳連芳受父親的影響很深。父親陳月初,從山中鑿來花崗巖,重修了雷祖殿石屋。遺憾的是,雷祖殿共有三間房屋,陳月初只修復了一間。

    1958年,陳連芳剛剛20歲,這一年父親去世。父親留下遺言,希望山里能有座涼亭,雷祖殿那兩間石屋也要修好。

    父親的這句話被陳連芳銘記于心。

    修繕好的部分石殿 向一鵬 攝

    修繕好的部分石殿 向一鵬 攝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陳連芳來到長沙做烤紅薯、甜酒、涼粉等生意,漸漸的有了一些積蓄,并買了兩個小門面。

    1988年,他將房產以8000多元的價格賣掉,加上自己的積蓄共1萬多元回到湘鄉老家,開始修石殿工程。

    2001年,南薰山上殘損的雷祖殿突然倒塌,這讓陳連芳焦慮不已。他下定決心,一定要在自己手中將這座老建筑重建好。

    修石殿需要大量的花崗巖 向一鵬 攝

    修石殿需要大量的花崗巖 向一鵬 攝

    問題是,錢都被拿去修石殿了,那家里怎么辦?陳連芳的舉動遭到妻兒的強烈反對,他也試圖去說服一家人,卻無功而返。于是,他干脆一心撲在自己的“事業”上。

    陳連芳妻子李彩中說,自己并不想參與陳連芳的事,兒子也不參與,陳連芳個性強,到現在還是一樣,不過他的意志力也很堅強。“現在唯一希望的就是他身體更好,健康長壽。”

    陳連芳的妻子李彩中 向一鵬 攝

    陳連芳的妻子李彩中 向一鵬 攝

    “我還是2011年上去過,那時候搞了一個什么的竣工儀式,請了幾桌客,很熱鬧。”李彩中表示,由于她年齡大了爬山吃力,就再沒有上過山了。

    海拔500米高的南薫山上 向一鵬 攝

    海拔500米高的南薫山上 向一鵬 攝

    村上的人大多數都支持陳連芳修老石殿,也體現在行動上。“陳老堅持這么久我們都還是很佩服他的,有恒心啊,很多村民幫他的忙,做事不要工資,抬石頭、送油送米、捐款的都有,現在旅游的人多了,對村里也有好處。”新苗村村委會主任劉韶光說。

    不難想象,修石殿是萬分艱辛的,尤其還是一個人。陳連芳吃住都在500米高的南薰山上,這樣的日子一過就是19年。

    山上沒有水沒有電,陳連芳只能去找山泉水喝,用煤油燈照明。以前找了好幾個地方都沒有水井,后來他經過村民的指點,2008年終于打井成功。陳連芳說,泉水很清澈,天氣干的時候,村里的人都來此處挑水。

    陳連芳居住在山上自建的房子里(圖上部分) 向一鵬 攝

    陳連芳居住在山上自建的房子里(圖上部分) 向一鵬 攝

    由于下山不便,陳連芳在山上種了一些辣椒、絲瓜、白菜等蔬菜,吃不完就曬干保存起來,平時的飲食基本能自給自足。

    粗茶淡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老人家的身體十分硬朗,從未進過醫院。“這里空氣很好,環境好,我很喜歡在這里住。”陳連芳表示,自己過習慣了清靜日子,并不喜歡去繁華的地方。

    陳連芳的臥室十分簡陋 向一鵬 攝

    陳連芳的臥室十分簡陋 向一鵬 攝

    修石殿需要大量的石頭,基本上都是就地取材而來的花崗巖。小石頭他自己搬,但最輕的也有一百多斤,大石頭則是請人幫忙用拖拉機運送上來。錘子、鉗子等修石殿的所有工具,也都是陳連芳自己買回來。

    就這樣堅持11年后,石殿主體工程完工,此時陳連芳已73歲,古稀之年的他卻仍舊沒有休息的打算,此后數年,他仍舊每日一鑿一錘地繼續自己的“事業”。

    老人的工具房內擺放著錘子等各種工具 向一鵬 攝

    老人的工具房內擺放著錘子等各種工具 向一鵬 攝由于常年修石殿,老人的手變得粗糙且傷痕累累。 向一鵬 攝

    由于常年修石殿,老人的手變得粗糙且傷痕累累。 向一鵬 攝

    漸漸地,老人開山鑿石修復古石殿的故事也傳開,山中來往的游客也越來越多……

    “宮殿”或成旅游勝地

    石殿,即石造的宮殿。宋代蘇轍《登嵩山?將軍柏》詩:“肅肅避暑宮,石殿秋日冷。” 元朝虞集《玉華山》詩:“光凝石殿千年雪,影動銀河八月槎。”可見,石殿是難得一見的景點。

    陳連芳在鑿巖石 向一鵬 攝

    陳連芳在鑿巖石 向一鵬 攝

    “以前雷祖殿這里都是懸崖陡壁,根本來不了人。大的石頭都是手工鑿開的,人工鑿開的石塊就‘聽話’,形狀是要長就長,要寬就寬。”看著自己的作品,陳連芳感慨不已。

    雷祖殿雖然有大門,但卻從不上鎖。唯獨工作間,每次下山前陳連芳都會細心檢查,這里面是他19年來開山劈石用到的工具。石殿大致完工后,這些工具都被他細心地收了起來。

    陳連芳進入上鎖的工作室 向一鵬 攝

    陳連芳進入上鎖的工作室 向一鵬 攝

    他餓了就用開水泡白米飯,渴了就在石洞里捧一口涼水喝。有時,容易鑿的石料一天能鑿一米,硬的石料一天就鑿幾十厘米。

    在陳連芳所住的石屋房間內,擺放了一些如《中華文明五千年》《三國演義》等書籍,平時沒事的時候陳連芳就喜歡啃書本。

    他說,看書會讓自己的眼光變得長遠一點,思維也會更加敏捷。

    老人在閑暇之余喜歡看書 向一鵬 攝

    老人在閑暇之余喜歡看書 向一鵬 攝

    陳連芳也很在乎來訪者的感受。那個叫“百花亭”的地方,是因為一對游客身體不便上山,老人就承諾修“百花亭”,以方便游客乘涼。果然在第二年,亭子就修好了。

    石殿完工后,陳連芳在石殿各處都刻下了自己寫的詩文,他說這要感謝閑暇之余的讀書識字。

    老人在他建造的“文化宮”石殿上刻著“漫漫人生路” 向一鵬 攝

    老人在他建造的“文化宮”石殿上刻著“漫漫人生路” 向一鵬 攝

    “所有的雕畫都是我刻的,對聯也是我自己寫的,我只希望它們能和南薫山的花崗巖一樣,萬古長存。”陳連芳說。

    如今,每年來石殿的游客越來越多,陳連芳希望每名訪客都能愛護這里的環境,這也是對他事業的一份支持。

    陳連芳在山下的住處 向一鵬 攝

    陳連芳在山下的住處 向一鵬 攝

    談及未來打算,陳連芳表示,他的愿望是再刻一些人物雕像。“只要我還做得動,就會一直做下去。”

    【責任編輯:李文文】
    手機掃碼 繼續閱讀

    分享到…


      免费麻将游戏4人打麻将大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