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站內搜索| 中國公司秀| “畫”說中國| 影響力企業| 分享

  • ?

    向日葵主業困頓轉型不順 遭遇退市危機

    中國經濟新聞聯播/經濟觀察報  2019-12-14 11:59  洪宇涵   瀏覽量:32372


    12月3日晚間,向日葵(300111.SZ)接連發布了超過40份公告,公告涉及變賣光伏資產、三季報會計更正,同時提示投資者公司存在被暫停上市的風險,這家昔日光伏產業的明星公司正遭遇著一場危機。

    成立于2005年的向日葵在2010年8月就登陸了創業板。但近年來,隨著光伏政策的不斷調整,相關業務反而成了向日葵的“包袱”。據公告披露,此次出售的向日光電與聚輝新能源均處于虧損狀態,其中向日光電的凈資產自2017年以來一直為負,還涉及訴訟、仲裁等法律糾紛。盡管上述兩家公司的近況不佳,這兩家公司在2018年的資產總額占上市公司比重達58.93%,營業收入占比達72.31%。

    在發布擬出售資產公告的同時,向日葵還發布了一份《2019年第三季度報告會計差錯更正公告》,公告稱,因工作人員疏忽,2019年前三季度凈利潤由調整前的虧損165.61萬元擴大至虧損5536.43萬元;截至2019年9月30日,公司凈資產由2971萬元更正為-2434.5萬元。

    作為紹興第一家創業板上市的公司,在資本市場沉浮近十年后,向日葵面臨著可能被暫停上市的境遇。

    紹興之光

    在南方談話后的1993年,26歲的向日葵創始人吳建龍離開體制尋找創業機會。他沒有選擇紡織這個紹興當地的優勢產業,“我想要做一點別人沒做過的東西,”吳建龍在向日葵上市時談到。2005年3月,吳建龍上馬了向日葵,進軍光伏產業。從2006年開始,向日葵的產能持續擴大,位列中國光伏電池廠商前十位。2010年8月,向日葵在深交所創業板掛牌上市,是浙江紹興的創業板第一股。根據向日葵的保薦機構光大證券(12.060, 0.48, 4.15%)的預測,“2010至2012年公司銷售預計增長率分別為 89.31%、31.62%和20.77%,未來三年的產量復合增速超過50%,公司以規模求效益,募投項目為實現既定的業務目標提供雄厚的資金支持,增強公司的可持續發展能力?!遍L城國瑞證券分析師潘永樂稱,“向日葵的產品所需硅片和電池片絕大部分為自己生產,外購量較少,因此相對行業其他企業有一定成本優勢。并且公司具有豐富的太陽能(3.450, 0.05, 1.47%)光伏電站建設經驗,且所處地區工業、商業電價較高,對分布式光伏項目扶持政策較好,區域優勢明顯?!?/p>

    但向日葵的營收結構并沒有那么健康,據向日葵的招股說明書顯示,2009年,向日葵收到1億元的稅費返還,占該公司當年主營業務毛利和利潤總額的44%和84%,而公司當年的凈利潤僅1億元。

    盡管如此,向日葵還是在發行之初成了資本市場上的香餑餑。向日葵股票發行價為16.8元,原本計劃募資2.5億元,但實際募資8.57億元,超募資金高達243%。上市當年,向日葵的營業收入為23.3億元,當年的歸母凈利潤2.51億元與扣非后凈利潤1.83億元。隨著公司上市,持有2億多股份(占比40.98%)的向日葵董事長吳建龍,身家一下暴漲至60億元。

    上市當年的業績卻是向日葵上市后的最佳成績,次年開始,向日葵迅速走向凋零。2011年,向日葵歸母凈利潤便僅剩3484萬元;2012年更是出現3.57億元虧損。同樣進入下行通道的還有公司的股價,2011年4月后,向日葵股價持續下跌,僅一年多時間,就暴跌七成。公司實際控制人吳建龍的身家,亦隨之降至20億元之下。

    向日葵將業績下滑歸結于受歐美“雙反”和光伏產能供大于求的影響。在光伏市場逐漸回暖之際,向日葵的業績依舊頹勢難改。2017年,中國新增裝機達到53GW,同比增長53.6%,占據了當年全球新增裝機規模的一半以上。但行業回暖并未帶動向日葵業績的回升,2017年,向日葵凈利潤約2370萬元,同比下降了22.65%;2018年向日葵凈利虧損 11.33億元,同比下降4879.84%,這一數據創下其上市后虧損新高位。

    此時,向日葵又將原因推向了光伏行業環境不佳。向日葵在年報中稱,報告期內,國家光伏補貼政策的重大調整對公司經營造成重大不利影響,以及公司主動淘汰和剝離落后產能,引發較大金額的資產處置損失,加之部分海外業務受阻等多重原因致使2018年經營數據大幅下滑。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向日葵依然虧損460.84萬元。

    瘋狂套現

    隨著光伏產業的急轉直下,吳建龍也無心經營向日葵,開始將股份套現。為了順利實施套現計劃,吳建龍還拉上此前能在資本市場上呼風喚雨的徐翔。

    根據2017年6月7日由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公布的一份紀律處分決定書顯示,2013年2月至9月間,向日葵實際控制人吳建龍有減持所持向日葵股票的意向,徐翔等人得知后,雙方多次見面合謀,達成一致,由徐翔負責二級市場股價,吳建龍控制向日葵發布高送轉等利好信息,在拉升股價后,吳建龍減持,徐翔接盤。

    向日葵于2010年8月27日上市,限售期為3年,也就是2013年8月27日解禁。吳建龍作為董事長,當時承諾任職期間每年轉讓的股份不超過所持有股份的25%,且在離職后半年內不轉讓公司股份。2013年2月22日,正好距離8月27日解禁將近半年時,向日葵發布公告稱,公司董事長吳建龍因故辭職。

    此后,吳建龍控制的向日葵于2013年7月2日發布關于2013年中期利潤分配預案的預披露公告,披露以資本公積向全體股東每10股轉增12股。7月3日,向日葵一字漲停,次日繼續漲停,公司股價報收11.7元。

    2013年上海自貿區落實,9月3日,向日葵發布了關于擬在上海自貿區外高橋(17.120, 0.23, 1.36%)設立子公司的公告,擬投資5億元在上海外高橋設立上海外高橋向日葵物流貿易有限公司(暫名)。當天,向日葵高開,創出14.7元的歷史最高價,當天報收14元。此時,相比2012年年底的最低價,向日葵股價已經上漲了150%。9月4日為向日葵除權除息日,公司股價報收5.99元。令許多投資者沒有想到的是,就在向日葵股價連創新高之際,一場史上最大減持潮已經悄然來臨。

    9月,吳建龍及其全資控制的香港優創所持向日葵股票解禁。就在除權除息次日,9月5日,吳建龍全資控制的香港優創通過大宗交易減持5599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5%,均價5.39元;9月10日,吳建龍本人減持5599萬股,均價4.76元;9月13日,吳建龍減持1599萬股,香港優創減持4000萬股,兩者合計減持5599萬股,均價都為4.28元;9月23日,香港優創減持5599萬股,均價3.90元;9月26日,吳建龍減持5599萬股,均價4.07元。吳建龍在5個交易日內,通過大宗交易每次減持5599萬股,套現的金額高達12.6億元

    根據啟信寶相關信息顯示,向日葵在上海自貿區設立的子公司在注冊后并未實際經營。2017年10月30日,向日葵發布公告注銷注冊在上海自貿區內的子公司。

    意圖轉型

    大額減持后的吳建龍仍然持有向日葵18.37%的股份,是公司的控股股東。在自身主業難以翻身的情況下,吳建龍開始著手轉型。2018年7月,向日葵發布公告稱,擬以5.44億元的價格將全資子公司優創光能100%股權出售給關聯方優創創業。2018年12月,向日葵又發布公告,擬將落后淘汰的機器設備及電子設備等資產進行出售,涉及多晶鑄錠爐和多線切片機、焊接機、層壓機等。同時,向日葵還準備將18%轉換試驗研究項目、6英寸效率太陽能電池組件等非專利技術核銷。

    在逐漸將太陽能產業剝離后,向日葵開始了轉型之路,吳建龍選擇的第一個轉型方向是充電樁。2016年,向日葵宣布擬以5.2億元總價收購充電樁解決方案、充電樁研發生產商奧能電源,標的增值率達到1019.91%,但后來向日葵以市場環境波動為由終止了收購,交易于2017年3月“流產”。

    進入2018年,向日葵再度轉型。2018年8月,向日葵發布公告稱,擬以發行股份的方式收購貝得藥業100%股權。根據公告顯示,貝得藥業為吳建龍妻胡愛與其子吳靈珂名下企業。收購草案顯示,貝得藥業的股東全部權益賬面價值為2.87億元,而此次交易價格為7.5億元,增值率為161.38%。

    2019年1月30日,向日葵發布公告稱,公司擬以發行股份的方式收購貝得藥業100%股權的關聯交易事項未獲得證監會上市公司并購重組委員會審核通過。

    6月21日,向日葵終于得償所愿,以3.55億元的交易價格從關聯方向日葵投資手中購得其持有的全部60%股權,并在今年的半年報中實現并表。且紹興向日葵投資有限公司已將所持貝得藥業剩余40%股權質押給上市公司,并且已將所持貝得藥業剩余40%股權的表決權于業績承諾年度內全部委托給上市公司行使。此后,向日葵形成了光伏產業鏈和醫藥制造業雙主業的發展格局。

    半年報數據顯示,并表后,醫藥行業為向日葵帶來的營收為1.32億元,在上半年總營收中占比34.53%。其中原料藥毛利率14.13%,制劑毛利率64.69%,均遠大于電池片及組件4.42%的毛利率。

    正當公司向醫藥制造業轉型時,向日葵又因“工作人員疏忽”陷入了可能退市的困局。公司發布公告稱,當前公司正在進行重大資產重組事宜,在對境外子公司財務資料及經濟活動進行深入了解后,自查發現,因工作人員疏忽,在編制報表過程中,對向日葵(德國)應收賬款的預期信用損失預計不夠精確,需進一步補提壞賬準備;未能準確核算向日葵(盧森堡)出售羅馬尼亞XPV電站的損益,受上述事項的影響應補記凈利-5370.81萬元。受本次會計差錯更正的影響,公司截至2019年9月30日凈資產由2971.01萬元更正為-2434.5萬元。公司表示,如果公司2019年度財報經審計后年末凈資產仍為負,根據深交所創業板規定,屆時公司股票可能被暫停上市。記者已就公司凈資產變更等相關問題向向日葵方面求證,截至發稿,公司尚未回復。


    【責任編輯:李文文】
    手機掃碼 繼續閱讀

    分享到…


      免费麻将游戏4人打麻将大众 双波中特公式 多乐彩11选五开奖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走势图 搜索四川金7乐 河北20选5开奖官网 融资融券股票 qq麻将规则 管家婆期期准来料精选 北京快中彩软件下载 超精准二尾中特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