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站內搜索| 中國公司秀| “畫”說中國| 影響力企業| 分享

  • ?

    李禮輝:應完善稅賦制度 擴大小微金融業務稅賦優惠

    來源:中國經濟新聞聯播      時間:2019-12-14 12:35   瀏覽量:18112

    1.jpg

    中國經濟新聞聯播12月14日北京電(記者李龍)由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主辦的“第二十一屆北大光華新年論壇”于12月14日在北京舉行。論壇的主題為“奮進新時代、探索新動能”。中國銀行(3.650, 0.04, 1.11%)前行長、第十二屆全國人大財經委委員李禮輝出席并演講。

    李禮輝強調,金融配置失衡,需尋求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賦能實體經濟的可行路徑。他指出4個偏低:一是民營企業融資占比偏低,二是上市銀行的估值偏低,三是直接融資占比偏低,四是固定資產投資動力偏低。

    他表示,“同一階段并存的4個偏低,應該有內在的聯系。”由此他又指出,金融資源配置存在四個局限:

    第一,傳統信用模式的局限性。信息不對稱放大了傳統商業信用的缺陷,容易造成底層信用隔離,民營的小微企業大多資本實力弱,風險成本高,信用價值低,融資難,融資貴。

    第二,行政手段的局限性。大型銀行如果只是在小微金融市場“掐尖”,那只是一批優質的小微企業從中小銀行到大型銀行的信貸“搬家”,未必能夠顯著增加小微企業信貸供應的總量,并且可能迫使中小金融機構“降維”經營,承擔過高的風險成本。

    第三,初級資本市場的局限性。我國的資本市場仍不夠成熟、不夠完善。

    第四,民營企業的局限性。大多數民營企業的成功經驗局限于房地產、資源開發、基礎設施建設、通用工業制造、傳統服務業等領域,只有極少數的民營企業較早啟動轉型。

    他強調,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必須著眼長遠,務實可行。對此他提出幾點建議:

    第一,建設數字信任機制。運用大數據技術發現信用,應用區塊鏈技術解決信任問題。

    第二,完善市場化定價機制。商業銀行合理的信貸定價,應該覆蓋風險成本和資金成本。

    第三,完善財政稅賦制度。調整小微企業的稅賦結構,減少中間稅,細分所得稅;適當擴大小微金融業務稅賦優惠,對金融機構發放給小微企業的貸款,免除或大幅減少增值稅和所得稅。

    第四,完善資本市場。鼓勵長期投資,吸引并規范保險、養老基金等長期資金入市。

    以下是嘉賓發言全文:

    激發活力 糾正失衡

    金融資源配置失衡,是一個經常被提起、一直難解決的問題。很有必要探討深層次的原因,尋求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賦能實體經濟的可行路徑。

    當前有4個偏低。

    一是民營企業融資占比偏低。

    在稅收、GDP、技術創新成果、勞動就業、企業數量等方面,民營企業對國民經濟的貢獻度是5 6 7 8 9,即50-90%。

    金融資源配置渠道包括銀行貸款、債券發行和股票融資,目前還沒有區分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的官方匯總統計數據。根據統計局、人民銀行、財政部、銀保監會披露的有關數據測算,2018年末,民營企業貸款占企業貸款的比重在40%左右,債券融資的占比較低,民營企業負債總額占企業全部負債的比重在30%左右,這與民營企業的經濟貢獻度是倒置的。

    二是上市銀行的估值偏低。

    目前,A股市場平均市盈率14.39,平均市凈率1.63;而銀行板塊平均市盈率只有6.55,平均市凈率只有0.8。

    三是直接融資占比偏低。

    2019年1-3季度,我國社會融資規模增量18.74萬億元,其中直接融資(企業債券與非金融企業境內股票融資)規模為2.62萬億元,占比14%,同比提升1.64個百分點,但仍然遠遠低于發達國家水平。

    四是固定資產投資動力偏低。

    2018年,我國最終消費支出對GDP增長貢獻率76.2%,高于資本形成總額43.8百分點。與之相應,這2年投資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一直偏低,這將削弱持續發展的動力。

    2019年1-10月,全國固定資產投資增長5.2%,其中高科技產業投資增長14.2%,提示產業結構優化的趨勢。但民間投資僅增長4.4%,比2018年同期回落4.4個百分點。第一產業民間投資增長-2.4%,回落15.8個百分點;第二產業民間投資增長2.3%,回落3.5個百分點;第三產業民間投資增長6.8%,上升1.4個百分點。

    同一階段并存的4個偏低,應該有內在的聯系。我嘗試做一些綜合分析。

    第一,傳統信用模式的局限性。

    討論民營企業經濟地位時,人們更多關注民營企業在稅收、GDP、就業等方面的貢獻度。還有一個值得強調的指標是9,即民營企業數量占全部企業的90%。這表明,民營企業的絕大多數是小微企業,國有企業的絕大多數是大中型企業。

    傳統的信用模式有明顯的局限性。由于信任需要積累,因而信用的建立需要較長的周期,信用形成的成本高;由于必須經過可信任的中央節點,小范圍的經濟行為難以成為社會認可的信用記錄,信用可及的范圍小。信息不對稱放大了傳統商業信用的缺陷,容易造成底層信用隔離,民營的小微企業大多資本實力弱,風險成本高,信用價值低,融資難,融資貴。

    第二,行政手段的局限性。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8年11月召開的民營企業座談會中提出,要大力支持民營企業發展壯大。會后各部門和各地政府密集推出支持民營企業、小微企業的發展一系列政策措施,已經取得初步成效,特別是顯著改進了我國的營商環境。世界銀行《全球營商環境報告2020》中,我國營商環境全球排名第31位,比1年前提升15位。

    不過,一些行政化手段的實際效果有待考察。例如,規定大型商業銀行對小微企業貸款的增長指標和利率上限。2018年我國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為1.83%,穆迪測算的民營企業不良貸款率為4.2-4.7%。信貸定價如果未能覆蓋風險成本,就難以持續經營。大型銀行如果只是在小微金融市場“掐尖”,那只是一批優質的小微企業從中小銀行到大型銀行的信貸“搬家”,未必能夠顯著增加小微企業信貸供應的總量,并且可能迫使中小金融機構“降維”經營,承擔過高的風險成本。

    第三,初級資本市場的局限性。

    我國的資本市場仍不夠成熟、不夠完善。2017年我國上市公司市值相當于GDP的71%,美國、日本分別為166%和128%。我國股票市場投資者換手率偏高,2019年1月上交所和深交所換手率分別為120%和266%,而香港、倫敦證券交易所的換手率僅為44%和49%。債券市場中商業銀行持有國債的占比偏高,保險公司、基金公司的參與度不足,國債換手率低,不利于貨幣政策的有效傳導。我國資本市場準入難,退出也難,每年退市率不到0.5%,而國際主要資本市場的退市率處于2%-10%之間。

    第四,民營企業的局限性。

    改革開放的40年,是我國民營企業成長進步的40年。40年中的前30年,總體上經濟的外延張力大于內涵張力。大多數民營企業的成功經驗局限于房地產、資源開發、基礎設施建設、通用工業制造、傳統服務業等領域,只有極少數的民營企業較早啟動轉型,成功實現技術創新和管理創新,形成核心競爭力。這幾年,我國經濟從高速增長轉換為高質量增長,進入一個新的發展階段。大多數民營企業還需要一個學習的過程、適應的過程。而且,由于民營企業平均利潤率下降,融資難,也就限制了民間投資的動力和能力。

    金融穩,經濟穩;金融增值,經濟才能增效。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必須著眼長遠,務實可行。

    第一,建設數字信任機制。

    數字信任的價值在于,可以在信任未知或信任薄弱的環境中形成可信任的紐帶,節約信用形成所需的時間和成本,加持商業信用。數字信任的主要優勢是高效率、低成本的普惠性。一是運用大數據技術發現信用。例如,螞蟻金服、微眾銀行等新型的金融機構,通過數據挖掘發掘普羅大眾的信用價值,推進信用普及,為數百萬戶小微企業發放貸款。二是應用區塊鏈技術解決信任問題。以算法程序表達規則,只要信任共同的算法程序就可以建立互信。通過編程化的智能合約,可以自行確定并自動執行交易各方認同的商業條款,可以引入法律規則和監管節點,確保價值交換符合契約原則和法律規范,避免無法預知的交易風險。例如,在供應鏈金融場景中,應用區塊鏈技術建立多方協作架構,可以將核心企業信用傳導至更多層級;可以將商業約定納入智能合約,防止資金挪用和惡意違約。人民銀行在深圳推出的貿易金融區塊鏈平臺,可以實現供應鏈應收賬款多級融資、跨境融資、國際貿易賬款監管、對外支付稅務備案表等業務上鏈運行。

    第二,完善市場化定價機制。

    商業銀行合理的信貸定價,應該覆蓋風險成本和資金成本。對于享受財政補貼和央行定向降準優惠的信貸業務,應該以覆蓋經補償后的平均風險成本和資金成本為基準,限制上浮的幅度。完善市場化定價機制,才能辦真正的銀行。

    第三,完善財政稅賦制度。

    2019年稅賦制度改革的步子是最大的,減稅降費2萬億元,提高企業應納稅額起點,降低增值稅率,有利于降低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的實際稅費負擔。稅賦制度還有深化改革的余地。一是調整小微企業的稅賦結構,減少中間稅,細分所得稅,原則上做到有盈利納稅,無盈利不納稅;增加稅前扣除,適當調整稅基,對科研和技術創新投入、職業培訓投入予以稅前扣除。二是適當擴大小微金融業務稅賦優惠,對金融機構發放給小微企業的貸款,免除或大幅減少增值稅和所得稅,補償銀行承擔的部分風險成本,支持小微金融“維穩”。

    第四,完善資本市場。

    鼓勵長期投資,吸引并規范保險、養老基金等長期資金入市。擴大資本市場雙向開放,促進投資便利化,完善人民幣跨境使用政策,完善離岸人民幣市場流動性服務框架。加強資本市場制度建設,以科創板為試點,探討注冊制改革的可行路徑,規范上市公司停牌、退市制度。完善債券市場信用評級制度和債券市場違約處置機制,支持境外主體在境內發債融資,鼓勵境外投資者投資中國債券市場。

    中國經濟新聞聯播聲明:所有會議實錄均為現場速記整理,未經演講者審閱,中國經濟新聞聯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責任編輯:李文文】
    手機掃碼 繼續閱讀

    分享到…


      免费麻将游戏4人打麻将大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