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站內搜索| 中國公司秀| “畫”說中國| 影響力企業| 分享

  • ?

    柳傳志今日辭任董事長 傳志后來人:輪到你們血脈賁張

    來源:中國經濟新聞聯播   朱文彬   時間:2019-12-18 20:25   瀏覽量:17770


    “今天,輪到你們血脈賁張!”

    4個月前,在天津舉行的2019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第十五屆夏季高峰會上,中國企業家俱樂部理事、聯想控股董事長柳傳志在開幕式上的演講,為今日他的退休,早早埋下了注腳。

    12月18日下午,柳傳志正式宣布卸任聯想控股董事長,將交接棒遞給接任者,再一次退居幕后。

    1.jpg

    “老了不退休就像酒駕”

    退休,應該是柳傳志今年年中就規劃好的事情。

    早前,柳傳志接受了《70年70企70人》節目采訪,他說,時代一浪接一浪地往前走,人老了,腦子反應遲鈍了。老了不退休就像酒駕,身體跟不上卻自我感覺良好,何必一直要在董事長這個位置上。

    至于退休后的理想狀態,柳傳志說,最好是擔任聯想的名譽董事長,負責一下聯想公益方面的事情,在戰略上提供一下咨詢建議,同時,看看年輕人最后做的結果,這才是一個老頭該做的事情。

    8個月前,柳傳志度過了自己75周歲的生日。

    回顧過去,柳傳志說:“我覺得迄今為止我的人生可以打98分。”

    向來很嚴格的柳傳志,對自己的過往滿意度非常高,他心目中最好的電影是《羅馬假日》,也才90分。

    之所以打了這樣超乎尋常的高分,一是因為柳傳志經過了比較大的人生跨度,對改革開放前后有充分的體會和認識;

    二是有幸趕上改革開放,可以自己選道路做自己想做的事,有機會為國家建設、公司建設做些有意義的事,而且得到了很多認可。聯想為中國的信息化建設做出了貢獻,也為之后互聯網、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奠定了基礎,這也讓柳傳志覺得非常滿意;

    三是他格外看重人的關系,看重家庭、朋友、同事等,這里有很多關心他的人,也有很多他非常關心的人,這種感覺讓他覺得特別好。

    人生旅途漫漫。在75歲生日之際,柳傳志說,未來還有幾十年,他真的不在意,更在意的是它的質量好壞。他覺得,還是應該為社會多做點事。中國更好了,大家才能更好地發展。

    至于該做點什么?柳傳志說,第一別炫富,別去瞎嘚瑟。第二為社會做一些好事。聯想長期以來,堅持對貧困地區的學生給予支持、對創業者給予支持、對見義勇為人士給予支持,做得還是很不錯。不做則已,一做就堅持下去。

    “教父”和“叛徒”

    1984年,被稱為“中國企業家元年”。

    這一年的10月17日,北京中關村(8.700, -0.01, -0.11%)科學院南路2號計算所的傳達室里,只有石灰墻壁、水泥地面、兩個長板凳、三張抽屜桌,以及時年40歲的柳傳志和他的10個同事。

    從這一天開始,柳傳志接下來的35年時光,就在夢想與現實中不斷激蕩,聯想的故事也從此出發。

    在柳傳志的帶領下,聯想從當初中科院計算所提供的20萬元起步,發展到如今已成為一家年收入超過3500億人民幣的全球化高科技公司,業務遍及全球180個市場,擁有5.7萬名員工。聯想不僅取得了全球個人電腦第一、全球超算第一的地位,還建立了包括智能設備、數據中心在內的多元化業務。今年7月,聯想集團連續9年躋身世界500強榜單,排名第212位。

    在聯想不斷壯大之際,柳傳志也功成名就,戴上了“企業教父”的頭銜。

    曾幾何時,柳傳志提出了著名的管理三要素“建班子,定戰略,帶隊伍”,在企業界無人不知,并被許多民營企業家奉為圭皋。在管理思想方面有過輸出、且對企業界影響巨大的企業人物,柳傳志是為數不多的人之一。

    馬云曾說:“中國有柳傳志,我們的柳傳志和聯想不亞于世界上任何一個了不起的企業家,任何一個企業界的教父,他就是我們中國企業界的財富。”

    2013年5月10日,辭去阿里巴巴集團CEO的馬云為太極禪院揭牌。柳傳志到場祝賀。

    任正非評價道:“我也沒有研究過聯想,只是與柳傳志個人交往,柳傳志太值得我尊重了。”

    雷軍說:“聯想是我們中關村的傳奇,是我們中關村的一面旗幟。柳總在我們每一個中關村人的心里,都是中關村的教父。我們每一個中關村人,都是在聯想,在柳傳志的感召、激勵、指導下,一步一步成長起來的。”

    王健林說:“柳總的確是我們中國企業家的領袖,也是我們中國企業家群體的一個榜樣。我真心為我有柳董這樣的兄長和朋友,感到非常驕傲。”

    但人無完人。隨著近年來聯想在移動智能時代的“掉隊”,光環漸退,以及2018年一則兩年前的“5G投票門”事件,讓“叛徒”的帽子一度扣在了聯想和柳傳志的頭上。

    2018年5月,在輿論發酵之際,柳傳志數度發聲,表示要捍衛聯想的榮譽。“我們不容許有人朝我們潑臟水,絕不容忍有人打擊一個民族品牌的驕傲。”年逾古稀的柳傳志,不得不公開發聲。

    為弄清來龍去脈和事實真相,柳傳志直接聯系了華為和任正非。任正非表示,聯想在5G標準的投票沒有任何問題,并感謝聯想對華為的支持。

    華為也公開連續發表聲明,感謝聯想集團和各合作伙伴一貫的支持,也愿意跟聯想集團,以及產業鏈的其他合作伙伴共同努力持續推進5G產業的健康發展。

    在這場輿論危機之中,馬云、李彥宏、周鴻祎等大佬也紛紛公開力挺聯想和柳傳志。

    善人、惡人、正人

    柳傳志常言:“不生事,不怕事,天下無事;能善人,能惡人,方能正人。”

    有人曾評價說:能善人,是所謂菩薩心腸,能惡人,是所謂霹靂手段,兩者必須相輔相成。

    縱觀聯想發展史,從當年進出口許可證難題、聯想橋四通橋冠名、香港聯想危機、楊元慶與阿梅里奧的沖突等種種困境,柳傳志所呈現出的“能善人”與“能惡人”之法,何時該“霹靂手段”,何時又要“菩薩心腸”,幾乎可以成為一部教科書。

    曾經,柳傳志在談及自己的創業時說,自己不想改變誰,因為自己“連老婆都改變不了”。

    不過,柳傳志終究還是改變了不少人,這里面包括孫宏斌、史玉柱,甚至還包括賈躍亭。

    如果不是命運使然,孫宏斌或許早已接過柳傳志的接力棒。

    1988年,時年25歲的孫宏斌加入聯想,2年后被破格提拔為聯想集團企業發展部的經理,主管范圍包括在全國各地開辟的18家分公司,是聯想體系內最年輕的高層,一時風光無限,勢頭正盛。

    就在此刻,“新老”沖突也驟然升溫。

    1990年,孫宏斌因挪用公款案由被逮捕,在看守所度過27個月后,于29歲之際被判刑坐牢。

    在很多人看來,孫宏斌是柳傳志“親手送進監獄”的。

    1994年孫宏斌出獄前夕,孫宏斌和柳傳志坐下懇談,他說自己決不屑于提著刀子在街上亂轉,將來也不會切入IT業,只是想在自己輝煌的未來中有柳傳志的影子。

    出獄后,孫宏斌主動找到了柳傳志,誠懇道歉:“柳總,當年的我太嫩了,許多事情想得太簡單,出了這些事,我不怨天不怨地不怨人,只怨我自己。”

    柳傳志問:“有的人拼命努力是求名,有的求利,你求什么?”

    孫宏斌只說出兩個字:“兄弟!”

    柳傳志繼續追問:“兄弟與我選其一,或者兄弟與聯想選一個,你選什么?”

    孫宏斌依舊說:“兄弟!”

    至此,柳孫二人一笑泯恩仇。其后,聯想不僅借給孫宏斌50萬元在天津開辦順馳房地產咨詢公司,還為他與銀行取得聯系,作為他第一個開發項目的合作伙伴,并以聯想的無形資產幫他圈地、融資。

    2016年9月18日,融創中國與聯想控股雙雙發布公告宣布,融創中國擬以137.88億元收購聯想控股41家目標公司的相關股權及債券。

    在1997年史玉柱最困難的時候,他也找到了柳傳志。

    柳傳志告誡史玉柱:“說到做到,做不到就不要說”。

    就是這句“很土很實用”的話,給史玉柱后來在腦白金上的東山再起奠定了伏筆。

    再到后來,柳傳志又提醒史玉柱,在中國做企業還是低調一點好,低調一點麻煩事少,太高調了麻煩事多。

    “真是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這一點在我以后的企業生涯感悟最深。” 史玉柱對柳傳志感激之至。

    不過,識人、善人的柳傳志也有看走眼的時候,那就是賈躍亭。

    有人說,柳傳志最大的敗筆是看錯了賈躍亭。

    2016年4月,賈躍亭加入了中國企業家俱樂部,而力薦賈躍亭的,正是時任俱樂部主席的柳傳志。

    推薦完賈躍亭之后,柳傳志將中國企業家俱樂部主席的接力棒交給了馬云,因此,賈躍亭被看作是柳傳志在該俱樂部的封筆之作。聯想控股也一度參與了樂視汽車的首輪融資。

    實業和投資

    在柳傳志的辦公室中,掛著這樣一幅書法:“以產業報國為己任,致力于成為一家值得信賴并受人尊重,在多個行業擁有領先企業,在世界范圍內具有影響力的國際化投資控股公司。”

    而對于聯想來說,到底是實業為主,還是投資為主,看起來,這的確是個問題。

    在聯想的發展史上,路線之爭一直是很大的主題。

    1994年,聯想在港交所上市。與此同時,“柳倪之爭”爆發。

    彼時,聯想總工程師倪光南主張走技術路線,選擇芯片為主攻方向;而總裁柳傳志主張發揮中國制造的成本優勢,加大自主品牌產品的打造。

    二人發生了嚴重的分歧,這場“柳倪之爭”后來被認為是代表了中國企業“貿工技”和“技工貿”兩條路線的爭斗。

    當年,柳傳志堅定地帶著聯想選擇了一條貿工技路線,理由是聯想當時實在拿不出那么多錢投在研發里。

    “不創新會死,但創新可能死得更快。”柳傳志認為,發展聯想的核心是:不死。

    而事后回憶時,柳傳志說,當時是沒有這個條件,聯想如果有了條件,會先從產品技術入手,然后向核心技術逼近。“如果真的有了能力不往前邁進的話,那是錯誤的。聯想犯過這樣的錯誤,值得反省。”柳傳志在一定程度承認了當時存在路線錯誤。

    在1995年6月的最后一天,倪光南黯然出局,而柳傳志也在當天的會議上罕見落淚,發言時數度哽咽。

    倪光南指責柳傳志:聯想寧可投資金融、地產等板塊,也不愿意拿出利潤出來做技術研發。

    的確,柳傳志不僅是個實業家,也是個投資家。在聯想控股旗下的5家公司中,聯想集團和神州數碼(21.740, 0.14, 0.65%)仍然專注于IT領域,而另外3家君聯資本、弘毅投資和聯想之星,則有著濃厚的投資烙印。

    聯想控股2018年年報披露,去年,公司收入為3589.20億元,同比增長13%。在這其中,盡管聯想集團PC全球市場份額穩居世界第一,份額達到24.6%,IT板塊收入達到3307.80億元,但貢獻的利潤僅有10.85億元。

    與此同時,聯想控股戰略投資業務五大板塊則首次全面盈利。年報顯示,戰略投資業務給聯想控股凈利潤的貢獻達到了52.23億元,較2017年大增了186%。

    同期,金融服務板塊收入69.62億元,同比增長91%;歸母凈利潤25.67億元,同比增長56%。此外,聯想還完成收購盧森堡國際銀行89.936%股份,2018年7月至12月的6個月,實現收入為21.65億元,凈利潤為5.1億元。

    盡管在投資方面很出色,但柳傳志依舊留有遺憾。其最大的遺憾莫過于錯過了互聯網時代三巨頭BAT。據柳傳志透露稱,這三家公司在創立早期都曾找聯想融資,但聯想當時財務緊張,且當時并不看好互聯網業務,最終沒有投資。

    這或許是柳傳志終身的心結之一。

    還會不會聯想?

    8月17日,2019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第十五屆夏季高峰會在天津舉行。開幕式上,柳傳志以《今天,我們血脈賁張》為題發表主題演講。

    柳傳志說,人們常說“機會只會給有準備的人”,經歷過這么多的事,我想說“機會只會給有實力的人”。現在的世界有火藥味,有刀光劍影,現在的中國雖然有了長足的進步,但畢竟我們還是屬于發展中國家,未來的世界是怎么樣的?未來的中國又是怎么樣的?如實說我不知道,但我肯定知道有一點,就是中國的企業家,特別是青年企業家們的表現對中國的未來、對世界的未來將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擔當,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責任,年輕的企業家們守初心、擔使命,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這一棒你們將接下去。

    “希望寄托在你們身上!中國的歷史在看著你們!中國的后代兒孫在看著你們!今天,輪到你們血脈賁張!”柳傳志表示。

    “聯想就是我的命。”柳傳志曾表示:“只要聯想確實有危險存在,不管危險多大,我就出來。”

    在過往的35年中,柳傳志創辦了聯想、挽救了聯想、成就了聯想,曾一度退居幕后,又再度出山,如今,他將“血脈賁張”的交接棒遞給了更年輕的人。

    商業的波瀾永不停止,這是否是柳傳志的最后一次退隱,或許將成為人們茶余飯后的新聯想。


    【責任編輯:李文文】
    手機掃碼 繼續閱讀

    分享到…


      免费麻将游戏4人打麻将大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