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站內搜索| 中國公司秀| “畫”說中國| 影響力企業| 分享

  • ?

    廣東擬立法明確未成年人目睹家暴也是受害者

    來源:法制日報      時間:2019-12-18 10:50   瀏覽量:18575

    廣東擬立法明確未成年人目睹家暴也是受害者

    如何保護家暴隱形受虐者

    ● 2015年全國婦聯的一項調查表明,我國2.7億個家庭中約有30%存在家庭暴力。按每個家庭平均一個孩子計算,我國有近9000萬個孩子親眼目睹過親人間的施暴過程

    ● 目睹家暴兒童的情緒、認知和行為等反應與直接受暴兒童相近,其心理創傷程度并不比后者輕

    ● 代際傳遞是家暴久禁不絕的重要原因之一。將目睹家暴兒童界定為受害者,以法律形式呈現家暴影響的隱蔽性和潛伏性,是切斷家暴代際傳遞的有效方法之一

    □ 本報記者 趙麗

    36歲的王奇(化名)覺得自己病了,而且得的是一種怪病。每次看見酒瓶,他都有一種拿起來砸向別人的沖動。

    經過心理咨詢,王奇的病根找到了——滿臉通紅的父親拿著酒瓶砸向母親,酒瓶在與母親的臉部撞擊時破裂。“那一刻,母親刺耳的尖叫聲好像刺穿了我的身體,我全身僵硬了,看著玻璃碎片扎進母親的臉,鮮血順著她的臉頰留下。”

    時隔30年,這一幕仍然刻在王奇的腦海里。目睹家暴給王奇造成了嚴重的傷害,如今他至少需要接受一年的心理治療。

    與王奇一樣,因為目睹家庭暴力而造成心理創傷的人還有很多。

    近日,《廣東省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家庭暴力法〉辦法(草案)》提請審議,在反家庭暴力法基礎上作出細化規定,其中明確規定,目睹家暴的未成年人也是家暴受害人。

    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的專家解讀稱,此次廣東擬立法將目睹家暴未成年人的問題揭示出來并提供保護,具有示范借鑒意義。

    兒童目睹家暴發生

    無能為力留下陰影

    在王奇的記憶里,父親是個“酒鬼”,每次喝完酒都會毆打母親。當時只有4歲的王奇除了哭什么也做不了,躲在角落里渾身發抖。

    這些記憶給王奇帶來的傷害是刻骨銘心的。有一天,王奇的的新生兒子正在喝奶,他轉眼看見一個喝了一半的酒瓶,突然就很想拎起來。“我被這個轉瞬即逝的念頭嚇得不輕,這是出生沒幾天的親兒子啊。”

    從此,王奇告誡自己“離兒子遠一點”,不再喝酒,他害怕成為父親那樣的人,更害怕永遠躲不掉那個施暴者的影子。

    “如果11歲那一年,我第一次目睹爸爸打媽媽的時候,我能夠沖出那個門縫,能阻攔我的爸爸打媽媽,也許后來的一切都不會發生。”2017年,時年38歲的女導演黃莉站在《演說家》的舞臺上,緩緩講述了折磨自己20多年的家暴問題。

    父親打母親,母親打她,年幼的黃莉陷在家暴的漩渦里,茍且偷生。

    回憶往昔,黃莉沒有憤恨,反而充滿了自責。她責備自己沒有沖出來,責備自己無力保護母親。

    實際上,像黃莉一樣,看著父親打母親卻無能為力的孩子還有很多。

    14歲的女孩小白就曾目睹了7年家暴。7年前,母親因患有精神病與家人(主要是父親)發生糾纏,時間一長便演變成家庭暴力。父親會因為母親吃藥的問題,與母親發生爭吵,有時父親會對母親動手。小白記得最激烈的一次是,母親因小事激怒了父親,父親踹了母親一腳,母親歇斯底里地責罵父親。

    7年來,小白幾乎每天不敢睡覺,她害怕有一天突然醒來發現母親沒有呼吸了,她只能靠聽著母親睡覺打鼾來確認母親還活著。這種狀態持續至今。

    “其間,母親喝農藥自殺兩次,但是都被搶救了過來。”小白形容自己父母的婚姻是一場悲劇,母親耽誤了父親,父親在忍耐中一次次爆發。

    由于長期目睹家暴,小白的脾氣變得暴躁,易沖動。小白的老師告訴《法制日報》記者,小白生氣時會摔東西,缺乏自信心,遇事易逃避,學習成績也不好,與同學的關系較差。

    對于王奇、黃莉、小白這些當年目睹家暴的未成年人,中華女子學院法學院副教授張榮麗給他們歸了類別,即指在家庭中沒有遭受家暴,但經常親眼見證家庭暴力發生的未成年人。

    目睹類似直接受暴

    造成嚴重心理創傷

    聯合國發布的《2013暴力侵害兒童全球調查報告》表明,全球每年約有1.33億至2.75億的兒童,親眼目睹發生在其父母之間的某些形式的暴力行為。美國心理協會將目睹家暴列為虐待兒童的一種方式,并通過方方面面的社會支持系統,將目光鎖定于這個長期被忽視的群體。

    “我們認為,實際數據應該更高。”在此領域做過專門調研的張榮麗告訴《法制日報》記者,調研中,一些受訪的家暴受害女性談到,其丈夫在實施家暴時不會回避孩子,有的孩子會在旁邊看,也有的會被父母轟到其他房間,但會聽到父母在外面的打罵聲、哭叫聲。

    據張榮麗介紹,在她們所掌握的案例中,還有一些極端的。比如,兒童目睹父親殺害母親的過程,或兒童目睹長期不堪受虐的母親殺死施暴父親。“有個女童看到父親對母親實施家暴的過程后,嚇得失語了,由此可見她心理上遭受的暴力傷害程度。現實表明,這些目睹家暴的未成年人確實受到了家庭暴力的傷害。”

    2015年全國婦聯的一項調查表明,我國2.7億個家庭中約有30%存在家庭暴力。按每個家庭平均一個孩子計算,我國有近9000萬個孩子親眼目睹過親人間的施暴過程。

    目睹家暴對于未成年人的傷害程度,張榮麗認為要因人而異,“嬰幼兒可能只是擔心、恐懼。傷害比較嚴重的往往是懵懂時期,如6歲至8歲。等到了青春期,他/她可能會對目睹的家暴采取一定的防范策略,甚至有些男童就開始要拯救母親,要介入暴力、要保護等”。

    中國婦女兒童心理咨詢熱線(4006012333)和白絲帶終止性別暴力男性公益熱線(4000110391)等,都是目前面向全國的公益熱線,可以接聽目睹家暴兒童的咨詢。白絲帶終止性別暴力男性公益熱線負責人張智慧曾向媒體介紹,目睹家暴兒童的情緒、認知和行為等反應與直接受暴兒童相近,其心理創傷程度并不比后者輕。

    有網友這樣描述自己目睹家暴后的感受:“小時候,我一直以為自己是矛盾的根源,沒有了我,就不會發生這些。我的媽媽最可憐,她承受了家庭暴力的一切皮肉之苦。我作為那個幸存的孩子,內心卻從來沒有幸存過。”

    還有網友說自己“是一個靠仇恨活下來的人”,因為從記事開始,他的父親就當著他的面毆打母親,他一直在阻止,但并沒有用。“我到現在都恨他,并且一輩子恨,他讓我一生都活在恐懼與陰影中。揮之不去的夜夜噩夢,都是他暴唳的打罵。他讓我成為一個表面快樂、內心極度孤獨恐懼的人。”

    司法實踐因地制宜

    重視目睹家暴兒童

    據張榮麗介紹,她曾在調研過程中接觸過一起真實案例:“離婚的時候,如果法院要把目睹家暴兒童的撫養權分給有家暴行為的父親,導致受家暴的妻子跑了,原來目睹家暴的孩子就成為了現在潛在的受害人。曾經有一位母親向我表示,家暴的前夫離婚后就開始打孩子,說‘你媽就是被我給打跑的,你還想跟我犟’,言下之意就是你要跟我犟,你的下場就會和你媽一樣。”

    慶幸的是,基層司法實踐中已經出現了對于目睹家暴未成年人的保護。

    在廣東反家庭暴力維護婦女兒童權益十大案例中,有一起廣州目睹家暴兒童申請人身安全保護令案。

    鄧某某(女)與董某某產生離婚糾紛,董某某在協商過程中情緒失控,砍傷了鄧某某,兒子小石目睹了這一幕。在律師幫助下,鄧某某向法院申請了人身安全保護令,保護范圍包括小石。保護令到期后,董某某兩次“強行探望”兒子小石,影響了小石的學習和生活。辦案律師以小石的名義向法院提出人身安全保護令申請。辦案法院委托社會觀護員了解小石在家庭暴力中的心理創傷情況。經過聽證,法院同意小石的申請,裁定禁止董某某騷擾、跟蹤、接觸小石及其母親鄧某某,保護期限為六個月。

    “法院依照實際當中的目睹家暴兒童保護的需要,果斷裁定了保護令,這是非常好的對反家暴法在實踐當中的應用。”在張榮麗看來,反家暴實踐需要各地根據自身情況,及時總結兒童保護方面的需要,在制定地方法規的時候,有目的地去進行一些制度創新,這樣才能適應兒童保護工作的需要,要把反家暴法總則部分對兒童的特殊保護相關規則實際化,除了遭受暴力的兒童之外,另外還需要重視目睹暴力的未成年人。

    北京千千律師事務所一直從事對家暴個案的研究與干預工作,其執行主任呂孝權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坦陳,以往公益律師在進行個案維權時,往往將目光投射在司法程序上,忽視了在一個已有子女的家暴家庭中,除了顯性的加害人A與受害人B之間,還有一個從未缺席的目擊者C始終存在。只是由于人們的長期漠視,C不幸地被忽視為隱形。這些敏感、自卑、無助,甚至有自殺、暴力傾向的目睹家暴未成年人的心理需求,將會納入未來家暴個案援助的關注點。


    【責任編輯:歐陽雪】
    手機掃碼 繼續閱讀

    分享到…


      免费麻将游戏4人打麻将大众